欢迎访问本网站!
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张家界新闻资讯 > 投资理财 >
“内蒙古首富”杜江涛的财富“魔术”_理财
来源:  时间:2021-02-22 14:46   作者:张家界新闻资讯

本报实习记者 吴清 记者 吴可仲 北京报道

“内蒙古首富”杜江涛在财富积累过程中,和两个领域结下了不解之缘:家乡内蒙古乌海丰富的煤炭资源成就了他一生事业的底色——能源化工,而真正让他成为家乡首富的却是另一份事业——金融投资。

杜江涛最成功的金融投资可能要数余额宝背后的天弘基金,他的个人财富和君正集团(601216,股吧)(601216.SH)股价紧随蚂蚁集团上市及被延期的消息,坐了一趟急速过山车。蚂蚁集团上市消息发布后,虽然君正集团是一家能源化工企业,但市值迅猛翻了两番,在8月初冲破800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蚂蚁概念“妖股”。但随着蚂蚁集团上市延期及价值被重估,其市值如今又跌回480亿元左右,杜江涛的个人财富也冲高后直线回落。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君正集团主业涉及煤炭、电力、氯碱化工(600618,股吧)等多个领域,能源化工和化工物流业务营收合占其公司营收的100%,是一家纯粹的能源化工企业。11月16日,君正集团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君正集团就是一家能源化工企业,主业从未更改。

但影响这家企业股价涨跌和业绩发展的却往往是场外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杜江涛擅长的金融投资。实际上,投资余额宝只是杜江涛金融帝国中最耀眼的一部分。此外,杜江涛还广泛投资保险、证券、银行、互联网小贷等业务,几乎涉足金融的各个板块,为其带来了极其丰厚的回报。

不过“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为他带来无数财富和荣耀的金融投资,就跟蚂蚁集团上市被按暂停键一样,在政府加强监管和规范运营大背景下,相继陷入了“困境”,蚂蚁集团价值重估,君正集团股价云端跌落;内蒙古网商银行成立和华泰保险的股权转让迟迟未见新的进展;旗下主营互联网小贷业务的君正小贷亏损扩大至80%。

关联交易引来问询函

实际上,金融投资也只是杜江涛投资运作的重要部分,此外,近年来其开始涉足特色频谱、疫苗医药等多个投资领域。而旗下的上市公司君正集团和博晖创新(300318,股吧)(300318.SZ)等则成为其投资运作的主要平台。

11月9日,君正集团公告称,公司关联方出售资产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君正全资子公司珠海奥森拟以上海博森100%股权为对价认购博晖创新非公开发行的股份,交易作价4.58亿元,同时拟以不超过4.2亿元现金认购博晖创新配募股份。博晖创新系君正集团实控人控制的公司,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问询函指出,上海博森自身无实际经营业务,主要通过其下属子公司2019年10月收购的Interchim等四家公司开展制备性色谱仪相关业务,与君正集团主营氯碱化工业务差异较大。

上交所要求君正集团说明前期跨界收购制备性色谱仪相关业务、短期内再次出售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前期收购目的是否为关联方提供资金,相关交易安排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披露,标的资产上海博森2020年6月底总资产10.65亿元,较年初增长93.26%。上交所要求说明上海博森2020年6月底总资产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审计报告与前次公告数据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同时,公告披露,过去12个月内,君正集团全资子公司拉萨盛泰曾以现金11.22亿元认购大安制药(博晖创新子公司)新增注册资本,现君正集团再次向博晖创新注资。上交所要求补充披露,连续向同一实控人控制的公司提供资金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行为,是否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

记者注意到,上交所要求君正集团2020年11月17日之前披露对本问询函的回复,不过11月17日君正集团公告称,正就涉及的问题进行逐项落实和回复。鉴于《问询函》涉及的部分事项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经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决定延期回复《问询函》。

对于记者的相关问询,君正集团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走内部的各项流程,其他信息以公告为准。

无独有偶,就在今年2月,君正集团收购大安制药,也曾收到上交所问询。大安制药是河北省一家血液制品生产企业,控股股东是君正集团实控人杜江涛旗下另一上市平台博晖创新,构成关联交易,而且溢价率高达381.32%。

靠能源化工“主业”起家

上述君正集团关联交易的资产项目主要涉及频谱医药板块,不过君正集团本身却是一家地地道道的能源化工企业。

君正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其业务涉及煤炭、矿山开采、电力、化工、特色冶炼和商业贸易等领域,在乌海市乌达工业园区和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市蒙西工业园区建成了两个“煤—电—化工”一体化的循环经济产业基地,目前已形成年产聚氯乙烯80万吨、烧碱55万吨、硅铁30万吨,是中国化工企业500强和内蒙古自治区60户重点企业之一。

今年上半年,君正集团能源化工板块收入42亿元,占营收59.84%;化工物流板块收入28.18亿元,占营收40.16%。两者合计占公司营收100%。

从收入结构上看,化工产品聚氯乙烯占营收比重为53.36%,是君正集团主要收入来源。

事实上,杜江涛和君正集团的事业就是从能源化工起家的。

杜江涛的家乡乌海,优质焦煤、石灰岩、铁矿石等资源丰富,素以“乌金之海”著称。在押注“三桶油”股票等淘到人生第一桶金后,2003年杜江涛回归家乡创办了君正集团,从煤炭起家,后来逐步涉足化工、电力、物流等领域,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能源化工龙头企业。

杜江涛为当地人所乐道的还有其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1987年杜江涛以内蒙古乌海市高考榜眼的成绩考取北京理工大学,其妻子郝虹则是当年的乌海市高考状元。

借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货币宽松的时机,2011年、2012年杜江涛、郝虹夫妇先后完成了君正集团和博晖创新的IPO。2018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杜江涛夫妇位列内蒙古地区首富。

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杜江涛是君正集团第一大股东,直接持有该集团31.95%股份。另外,杜江涛作为乌海市君正科技产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间接持有君正集团5.3%股份。不过如今杜江涛已“退居二线”,不再担任集团“董监高”职务,更多扮演公司实控人的关键角色。

虽然这几年君正集团营收仍呈增长态势,但市值却一直下跌。

记者注意到,化工行业211家上市企业中,君正集团的总市值、净资产、净利润分别排名第6、9、5名,位居行业前列;但公司毛利率、ROE、市净率分别排名第69、49、89名。显示公司在市场规模上处于领先优势,但公司产品的市场盈利能力却并不强。

眼花缭乱的金融投资

本来,借着蚂蚁集团上市东风,作为余额宝背后天弘基金的第三大股东,君正集团股价和杜江涛身价曾一路飙升。不过在蚂蚁集团被监管和价值重估后,杜江涛的财富也急速缩水。

这就不得不提成就杜江涛内蒙古首富的另一项事业——金融投资运作。“或许这才是他最擅长和心仪的部分,甚至能源化工也只是他投资运作的一部分。”一位熟悉杜江涛的业内人士表示。

大学毕业两年后,杜江涛在北京成立君正投资管理顾问公司,通过投资和管理咨询的方式开启了人生第一份事业。

虽然此后回家乡创立能源化工企业,但每次投资和扩张背后都可以看到杜江涛独具优势的投资眼光和高超运作。

2003年,全国工业生产高速增长,煤炭消费大量增加,煤炭出口保持较快增长势头,加上乌海丰富优质的煤炭资源,君正集团应时而生。此后每次公司产业链延伸到化工、电力、物流等领域,几乎都精准地踩到了国家政策的推动和行业发展的大势。

2011年后借着货币宽松和公司证券化的东风,杜江涛更是接连推动旗下君正集团和博晖创新上市。从此,其投资运作更加如鱼得水。

君正集团上市后,开始了资本扩张之路,先后跨界投资金融、保险、互联网、生物医药等多个领域,仅在金融领域,君正集团就参股了天弘基金、华泰保险、国都证券、乌海银行、500彩票网等公司的股权。

如今,杜江涛产业版图横跨煤电化工、金融、大健康等产业,而杜江涛本人也已多年蝉联内蒙古首富。

杜江涛如今依然持有15.6%的天弘基金股权,从2014年至2020年上半年,君正集团投资天弘基金的净收益分别为2.18亿元、2.11亿元、3.77亿元、5.46亿元、5.68亿元、6.40亿元和2.13亿元,合计为25.73亿元。业内估计相比当初千万元的投资成本,该项投资回报已达百倍以上。

除了余额宝的投资外,杜江涛对华泰保险的投资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从2014年开始,君正集团通过多轮股权受让,共耗费45亿元获得华泰保险22.36%的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2016年还差点成为华泰保险的控股股东,但被监管否决。

由于国内金融监管等原因,君正集团于2019年11月与安达天平达成协议,君正集团将阶段性转让全部华泰保险股权,交易价格总计107.89亿元。相当于君正集团用6年获得62.89亿元的投资收益,这样的投资成效让人钦羡。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上半年,君正集团仅从余额宝、华泰保险、乌海银行及国都证券4家金融机构就共获得超过2.6亿元投资收益,占君正集团归母净利润的20.58%,金融机构投资对君正集团意义不言而喻。

不过杜江涛和君正集团的金融投资运作也并不是一路高光顺水。随着蚂蚁集团被推迟上市和价值重估,君正集团股价直线跳水。君正集团投资布局的一系列潜在问题也浮出水面。

虽然与安达天平达成了转让股权协议,不过此后一直未有新的进展。在君正集团的2020年半年报中,华泰保险的22.36%持股仍然在列。

2015年底,君正集团曾发布公示,将携手唯品会共同发起成立“内蒙古北方网商银行”,不过此后也是迟迟未有进展。记者求证时,君正集团董秘办工作人员也坦承目前未有进展需披露。

“未能及时设立民营银行,让杜江涛和君正集团错失了消费金融最佳入局时机。”一位接近君正集团的行业人士表示。

同时,在国家加强监管的背景下,杜江涛在2017年发起的内蒙古君正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正小贷”)目前则陷入了连年亏损状态。

爱企查显示,君正小贷注册资本3亿元,君正集团持股51%,批准成立时间为2017年6月30日,并取得经营牌照。不过,爱企查显示,君正小贷选择不公示公司近三年的业绩报告。

据君正小贷一位前员工透露,公司管理较为混乱,离职率居高不下;同时劳动合同也是和第三方机构签订的,相当于派遣;而且业务领导都已做好长期亏钱的准备。

君正小贷官网显示,其主要有个人经营类贷款“惠业金”和个人消费类贷款“信立贷”两款产品,2018年11月贷款金额超过1亿元,2019年9月APP平台上线。而据君正集团历年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君正小贷分别亏损227万元、1387万元、2700万元、2085万元,今年上半年净亏损同比扩大81.99%。

对于记者关于君正小贷是否还在正常运营的问询,君正集团方面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但记者连续多天拨打君正小贷公司及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编辑:吴可仲 校对:颜京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
图说新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whjyxL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张家界新闻资讯 版权所有